陕西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表

大地之子,瓜州戈壁上的極致藝術

大地之子 大地藝術 瓜州 戈壁

酒泉瓜州

首頁 > 特色建筑 > 目的地 > 酒泉 > 大地之子,瓜州戈壁上的極致藝術
L.Ranger
訂閱

個人代表作品于人民大會堂展出并接受習主席檢閱。中國國家地理簽約攝影師,中國旅游報簽約攝影師。三江源生態文化旅游首席攝影師

分享到朋友圈,看看你的微信影響力有多大?

分享此頁至

復制成功,去粘貼吧

本文內容相關目的地

  • 酒泉

  • 瓜州

  • 特色建筑雕塑本身的物理存在,其遠大于其他藝術形式的意義在《大地之子》作品里已有所體現。
  • 獵奇走近大地之子,本應是稚嫩幼小身軀形象的嬰兒卻以如此比例呈現,已然令人嘆為觀止。

我理解的旅行,是一場至高無上的征程,是一場別開生面的對話,是一場聲勢浩大的告別,是一場從未有過的生活。它允許我錯誤地選擇方向,允許我錯誤地闡明觀點,允許我錯誤地揮手辭行, 允許我錯誤地理解生活。在這種征程里,我們都是披荊斬棘的勇士,在這種對話里,我們都是能言善辯的高手,在這種告別里,我們都是毋需承擔的過客,在這種生活里,我們都是心情輕松的旁觀者,是滿心期待的異鄉人。

我理解的藝術,是我們選擇的一種生活方式,這方式可以千奇百怪,可以光怪陸離,同時也可以平淡無奇,一切都是藝術的載體,都是藝術的本身,在有形與無形之間,我們都將創造屬于自己的藝術。那陣陣踏起的塵土,堆砌出一片片的戈壁,風沙帶來的,除了偶有的沙面微疼之外,更多的是豪邁的了無邊際。此番神韻予以我的感受,遠比高大海要深刻得多。路,在茫茫戈壁上總是顯得過于迷惘,那粗糲碎石與荒草細沙相連接起的地表是一望無際的青灰,丘陵在起伏中綿延,撫平身子看得也盡是一條條的青黃終匯在一處的消失點。

在一座丘陵的頭,我曾目睹昏黃之暮,清冷的月亮凝懸天宇,丘陵起伏如線,鎖陽城坐落在戈壁的胸懷,冰戈鐵馬,號角連營。幾百年幾千年后沉靜如水,在歲月沉浮的大地上一片安詳,歷史跳躍不息。縱觀時空,以第三維俯瞰,這本是荒蕪的大地卻也顯出幾分毓秀來,風沙侵蝕的痕跡成了它行云流水般的線條,幾處沙蒿和干涸的河床點綴其中成了不可多得的色彩。如今這青黃的畫卷上又增添了一抹朱砂色,那是立于自然之中的大地藝術,是瓜州戈壁上的極致藝術。

雕塑《大地之子》由清華大學美術學院雕塑系主任董書兵教授創作。通過對當下全球大型雕塑的梳理和研究,對目前國內可運用的大型雕塑創作材料進行應用嘗試后,選定以紅砂巖為主要材質,利用三維掃描獲取模型數據,再分塊進行3D雕刻,最后逐塊雕砌安裝成型的大型戶外主題雕塑作品。《大地之子》雕塑主體為用粗糲的紅砂巖雕砌出長度達15米、高4.3米寬9米的趴伏在地,恬然入睡的巨型嬰兒形象。完成后的作品無償捐贈給瓜州縣政府,并將在瓜州縣270縣道旁紅坡戈壁灘之上永久放置。這使得原本僅有砂礫和荒蕪的瓜州戈壁搖身一變成為了人們旅行的朝圣之地。

戈壁并不稀奇,雕塑亦然。但若能看到二者合二為一則就顯得稀奇,更令人稀奇的是這強烈的對比產生出的巨大沖擊力。走近大地之子,本應是稚嫩幼小身軀形象的嬰兒卻以如此比例呈現,已然令人嘆為觀止。嬰兒本身應是稚嫩、本真、嬌弱的生命存在,當嬰兒雕塑形象以紅砂巖這種粗礫石材,使作品既有震撼的生命力表達及對生命自身的尊重,同時兼具強烈的視覺效果。

我非藝術家,我無法以絕對的藝術論調去評價它存在的藝術價值高低,但作為旅行者,于本無生命象征的戈壁之上見此雕塑,有感頗深。細致與粗獷、稚嫩與久遠,巨大與渺小,荒蕪與耕種,平坦與崎嶇,沉重與輕盈,復雜與簡單,微弱與強大,破碎與完整,繁榮與衰敗...原本這些無數的對立面此刻在這一個奇點處和諧統一的共生著,這正是大地藝術帶給人們的無限遐想延伸感。

大地藝術可以說是中國莊子的“天人合一”哲學思想的具體實踐物。大地藝術家認為,藝術與生活、藝術與自然應該沒有森嚴的界線。在人類的生活時空中,應處處存在著藝術。大地藝術可以看成是室內裝飾作品向戶外發展的結果,最早的樣式可追溯到古埃及的金字塔和英國的斯通亨治圓形石柱。大地藝術的作品都十分注重作品的“場所感”,即作品與環境有機結合,通過設計來加強或削弱基地本身的如地形、地質、季節變化等特性,從而引導人們更為深入地感受自然。在中國文化、中國藝術中始終強調人與自然親和融洽,征服自然為已用的意識不強,無論從美學的還是從文化學的角度去解讀包括石窟、寺廟、造像、壁畫在內的中國傳統宗教建筑和宗教藝術,情境融合的平淡自然始終是主要面貌,這也正是中國傳統藝術精神之所在。

歷史長河中的西域,雖也同今日是一片廣袤的大漠戈壁,但與今天之相比卻遠沒有這般的荒蕪。彼時的甘肅,毫不夸張的說,就是此刻摩登的上海,今時開放的深圳。昨日的沙漠正是今天的海洋,駝隊仿若就是遠洋的艦隊,東西方的往來交流,就在那一聲聲漸行漸遠的駝鈴聲中,就在那一行行往返的駝隊的行囊之中。那是一個世界了解中國世界的窗口,一個中國認識世界中國的通道。曾經的光華都已掩埋在塵土之下。而這新生于荒漠上的大地之子讓那塵封于沙海礫之下的歲月重新回歸人們的視野。就這樣,流淌在八千年歷史長河中的血脈重新翻騰,久去已遠的過往在全新的架構和解讀中復活了。

自史前兩萬年前的“威倫道夫的維納斯”開始,人類就一直以各種各樣的形式運用雕塑藝術去傳達、去表述。而將雕塑完整的建造在人跡罕至的戈壁之上,在整個雕塑史、乃至歷史上也是極其罕見的。從創作形式與觀覽方式上來看,“大地藝術”與“自然藝術”都是將作品與自然景觀緊密聯系在一起的藝術形式。這與傳統意義上的雕塑差異巨大,更無法在具象寫實雕塑的框架下討論。值得關注的是,如果在荒漠里,將一個宏大的、具象寫實的雕塑放置其中,已然讓人感到驚奇和意外。如果作為欣賞主體的我們,所秉持的立場被消解,那將何去何從?也許這正從一個特殊的角度去解讀《大地之子》的途徑。遙遙戈壁,觀者緣何而來?從何而來?又將在何處久立?在眼前這座《大地之子》中,似乎并沒有給出過答案。

倘若有這樣一件作品,它的存在并不為了“討好”觀者,也不為尋得“知己”,那么它到底為何而作?愚見而談,其本身已經是以獨特的存在場所與形式對“雕塑”這一古老的藝術形式提出了最能探究本質的追問。究竟本質是所謂“立體主義”還是“觀者主義”?亦或是“存在”的本身?無論答案幾何,雕塑本身的物理存在,其遠大于其他藝術形式的意義在《大地之子》作品里已有所體現。

占地球總面積29%的荒漠是如此的廣闊,這座絲綢之路上的千年古城又有何魅力,令“大地之子”誕于瓜州?作為中國本土當代著名雕塑家自然有他獨到的見解,而作為旅行于此的我們,則更愿意認為在這歷史上絲綢之路的物理空間與現實中“一帶一路”文化源泉的交匯點,不僅使得大地之子恬適于茫茫戈壁之上,也安枕于漫漫歷史文化的脈絡之中。

瓜州風勁,吹不亂他伏地而聆的聲響,那聲響滿帶歷史的余溫,因為大漠深處塵封著先祖的輝煌。瓜州沙勁,填不滿他悠然的長夢,那夢中盡是當世的昌盛,因為如梭的游人正表述著當今的繁榮。旅途的腳步稍作停歇,我模仿著他的身姿,用稚嫩的臉龐親吻你廣袤的懷抱,感受著你粗糲的臂彎承托著我香甜的美夢。那故去的靈魂總要沉睡在千年的瓜州戈壁,那嶄新的一輪生命在漸近的未來悄悄醒來。

貼士

我采集了關于瓜州的旅游靈感,這里適合與所有人共同體驗。
全年來玩最佳。

除此之外,我還提到了...

推薦景點:

大地之子

瓜州

樂途旅游網與樂途靈感旅行家:L.Ranger 發布:2019.05.01

特色建筑 獵奇

?
0+1

您已經喜歡過了~

已釘到靈感墻

釘到靈感墻上

  • 創建新靈感墻

    該靈感墻已存在

    0/10
    僅自己可見
確定

3條評論

回復 MayoginToAction入夏請問夏天去哪里好玩?×
需要登錄才能評論,馬上注冊 寫下我的評論

0/140

Recommended amazing places just for you

更多 特色建筑 獵奇 靈感

發現更多靈感 特色建筑 獵奇

靈感文昨日閱讀量排行|月度閱讀量排行

官方微博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表